热血我喜欢道士这职业

来源:未知 热度: 时间:2017年06月25日

 时间长了,琐碎的言语中,彼此也有了更深的了解,练级练到见了野猪到了快要呕吐的时候,和大哥总会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生活,天南地北的信口胡诌一番,每次都是我信口开河的夸夸其谈,大哥总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只是在他认为精彩的时候,会在电脑屏幕上打出“嘿嘿”两个字来,往往这种时候,我都会点上一只烟,肆意的喷云吐雾一番,任烟舞在头顶上四处环绕,注视着屏幕上的那两个小人,猜想着扮演大哥的那人究竟什么样的长相,气质,终于有一天闲聊中,原来大哥和我一样,竟然居住在同一个城市中,很想去见见大哥,但这个愿望却一直都没有实现。 每天生活在这个忙忙碌碌的城市中,总感觉到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总感觉到俗务多多,难以分身,后来自己慢满回想起来,根本的理由是自己不愿意破坏大哥在传奇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建立起来的美好形象。内心深处总是有一丝后怕,不愿意把大哥所扮演的那种仿佛不食人间烟火、闲云野鹤般的道士和一个现实中平凡的人联系起来,人,对于美好的事情总希望能把他长久的维持下去.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网吧出入的人多了,没事的时候又喜欢在网上下载众多的破解版的外挂,终于,一个夜里,一个人正在猪群里砍的正幻,忽然掉线了,再次登陆的时候,发现系统提示:密码错误,“吃一堑,长一智”,我没敢在网吧的机子上使用密码找回功能,只是默默的退出传奇,抗上我久违的AK47,买满一身的雷,在CS的世界放纵宣泄着我的郁闷和气愤。 每次冲锋的时候,我都是匹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面对冲过来的警群,死死的摁住鼠标,在AK47和M16的怒吼声中,在一片派内的雷光和弹雨下,一次次在火光中飞向天空。 仿佛这样,心情才能舒畅一点,只是战绩实在是非常的糟糕,不好意思的把名字改成了一个醒目的“wo shi da cai niao”。

 

日子像流水一样,不经意间又到了周末,下班后,急急忙忙的扒拉了几口快餐,匆匆的在网吧的角落里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似乎,周末的晚上,通宵的上网已经理所当然的成为我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随手登入了传奇,习惯性的密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俱都是无法查找,看着屏幕上那穿天魔神甲手持裁决威风凛凛的四十二级武士,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安全区外,一大堆人正杀的热火朝天,时不时传来几声被杀者死亡前的哀鸣。一时间感觉到很是无聊,浑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买满了金创药,冲到烈焰殿,引来只白野猪解解闷 一个手拿无机的道士从我身边匆匆经过,随手甩过来了一个“防”字,尽管模式不对,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意,急忙拿鼠标追了过去,一个陌生的名字,信手在键盘上打下了“谢谢”两个字,道士笑了笑:“嘿嘿。”头也不回径直走了。 “嘿嘿”,传奇中很普通也很经常用的两个字眼,但是我的心里却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分不清的酸甜苦辣,只感觉到鼻腔里一酸,脑海一阵轰鸣,大哥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如翻江倒海般扑天盖地而来。 大哥和我没有任何 血缘上的关系,我甚至 都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但是我一直叫他大哥,因为大哥是他在游戏中的名字。

  认识大哥的时候是 在纵横道,那时候我刚刚三十五级,正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单挑一只邪恶毒蛇。 纵横道里的人很多,因为据说这里的邪恶毒蛇爆裁决、龙纹等名牌武器,我在里面转悠了半天蛇到是遇到了几只,不过遇到的人更多,往往是刚刷出一只蛇来,一阵的闪电,火符夹杂着烈火,十几秒钟后地上连一瓶药水都没有了,我装备差,级别低,只好偶尔找几只黑野猪或红野猪出出气,渐渐的药也不多了,包袱里什么蓝翡翠,金手镯之类的倒捡了一大堆,为了不浪费最后一个随即,就随手点了一下。 人这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当屏幕再一次切换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到心脏“怦怦”的一个劲的跳,看了看包袱,红药已经不多了,好在这一快比较偏僻,不但没有其他的人,连其他的怪都没有刷出一只来,我倒提了炼狱,总是趁邪恶毒蛇扑上来立足未稳的时候,狠狠的给它来上一招刺杀剑术,几十个回合下来,邪恶凌厉的攻势下,不但包里的几颗金创药已经全部用光,自己头顶上的血量显示也仅仅只有几十滴了。 我冲过去一记烈火,邪恶毒蛇剩下最后的四十滴血,在我退开的一刹那,邪恶也重重的击了我一下,好险,自己只剩下七滴血了。我只好退到旁边,慢慢的等自己的生命值恢复,却发现邪恶的血涨的比我快的多,真后悔放才为了多捡一件重盔甲,而仍掉了的一包金创药。 我咬了咬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火,为了我的裁决之杖,死也要死在这里。忽然,“嗖”的一声,眼前多了一个手持龙纹的道士.我一时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终与有人来了,忧的是邪恶又要被人抢了. 当我再一次冲上去的时候,道士潇洒的挥了挥手,一张火符飞了过来! “哎,”坐在电脑 屏幕前的我,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拿起鼠标点向了回城卷。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飘在空中的火符在我的头顶上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防”字,紧随而来的是一串串甘露般的治愈,治愈术发出的声音也仿佛是我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几记刺杀下来,邪 恶毒蛇终于瘫倒在地,仅仅爆出一大堆的药水,不但没有裁决,连把菜刀的影子都没有,虽然很失落,但还是礼节性的向道士说了声“谢谢”。 “哎,”坐在电脑 屏幕前的我,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拿起鼠标点向了回城卷。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飘在空中的火符在我的头顶上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防”字,紧随而来的是一串串甘露般的治愈,治愈术发出的声音也仿佛是我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几记刺杀下来,邪 恶毒蛇终于瘫倒在地,仅仅爆出一大堆的药水,不但没有裁决,连把菜刀的影子都没有,虽然很失落,但还是礼节性的向道士说了声“谢谢”。 道士静静的站在那里,良久,缓缓在屏幕上打出两个字来:“嘿嘿。” 我拿起鼠标点了点他的名字,“大哥”,暗暗的在心中笑了笑,传奇的玩家里,竟然还有这么自大的人,竟然自封为大哥,岂不是所有想和你说话的人都得先尊称你一声大哥,不过想想刚才他的所作所为,倒还没辜负了大哥这个名字。 这便算是认识了, 好像自从我来到了这在此之前,我往往对道士没有多少好感,每每提及道士,第一感觉他们总是给我的战神染上红红绿绿的颜色,以及那无穷无尽的骷髅和神兽,遥远的记忆,好象自从我来到了这个传奇世界里,就一直在接受着道士兄弟们的折磨,而象大哥这样的道士,尤其是在这种时刻,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我随便问了句:“能带带我吗。我没红了!”当时我并没有抱太多太多的奢望,已经开始整理包袱里的首饰,心理盘算着这一趟能赚多少钱。 大哥笑了笑:“嘿嘿!”便和我组了起来。 虽然我当时的装备很一般,连把用来给武士装点门面的裁决都没有,更别提身上穿的那些被别人卖到商店里的首饰了,但是在大哥的有条不紊的辅助下:治愈、防、红毒 绿毒,看着一只只的白野猪在我的面前倒下,我忽然感觉到武士的强大起来,不,应该是,武士因道士而强大,尽管那天晚上没有打到什么好的装备,但是也算是体会到在传奇中协作的乐趣,和大哥两个人在纵横道里冲杀了几个来回,第一次感觉到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如果能有一个象大哥这样的道士朋友是何等的弥足珍贵! 天亮的时候,大哥说他要下了。 “你要下了,”自 己都觉得这句话问的有点多余。赶紧在键盘上打下: “ 能再见到你吗,大哥?” “嗯。” “那我来了就密你 。” “嘿嘿,”大哥笑 了笑:“我一般只在晚 上来。” 大哥默默地在地上 扔下了一地的超级太阳水,我不由的察觉到这个叫大哥的道士的细腻之处来,忙说:“别,太阳我还有很多,你自己留着。” “我会++++,你自己小心。” 火红色的神兽一声撕心裂腑的哀鸣,在屏幕上裂成了无数的碎片。我一时怔在原地,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一股失落感隐隐约约的散布在了整个心头。

  从那以后,每次上线的时候,我都会密一下大哥,如果他在的时候,我们一块儿组队去祖玛或者封魔里淘金,更多的时候总是我一个人在猪群中挥舞着半月,重复着单一而无聊的升级之路 每次和大哥去练 级或者打装备的路上,经常会遇到在怪物堆中挥舞着半月的武士,或者被恶蛐追的四处逃窜的小法师,大哥总是随手的给武士兄弟划上一张大大的“防”字,给小法师及时的打上一个群隐,每每这个时候,我会经常问大哥:“你认识他吗?” 大哥总会“嘿嘿” 一句,笑而不答。 在这虚拟的传奇世 界里,每个人都扮演着 不同的角色,武士、道士、法师,但我总以为惟有大哥,将道士这个角色扮演的尽善尽美,将道士济人,淡泊无争的品质发挥到了极至。 琐屑的记忆中,有 些事情渐渐的淡忘了,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往往越发的鲜明

你还可以对以下感兴趣

Copyright 2008-2010 好久久搜 All Rights Reserved
99S品牌商标、文字、形象及内容归 jjj 版权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同意,任何人不得复制和传播使用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注释:本站发布所有最新英雄合击游戏信息,均来自www.jjj.com。请玩家仔细辨认各种版本游戏信息的真实性!